• Название:

    Кит. традиционная физическая культура

  • Размер: 4.98 Мб
  • Формат: PDF
  • или
  • Сообщить о нарушении / Abuse

    Предпросмотр документа

    中国传统体育源远流长、多姿多
    彩,中国武术更是中华民族体育中的一
    朵瑰丽的奇葩,展现出民族的、大众
    的 、绚丽 的色彩。

    第一章  武术概述

    一、武术概念及其民族特征
    武术是以技击动作为主要内容,以套路和格斗为运动形式,
    注重内外兼修的中国传统体育项目。
    它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广泛的群众基础,是中华民族在长期的
    实践中逐步积累和丰富起来的一项宝贵的文化遗产。
    ( 一“
    ) 武 术 ”一 词 的 演 变
    “武术”,在我国源远流长,随着时代变化,有着不同的名

    夏、商、周时代,称之为拳勇、手搏、相高、角力或斗勇;
    春秋、战国时代,称之为技击、相搏或手战;
    秦 、汉 、三 国时 代 ,称 之为 武 艺、 角抵 、角 力 、手 搏、 期
    门、卞(弁)或手格;
    两晋、南北朝时代,称之为武术、武艺、讲武、拍张、相、
    相杈、相扑、角抵或拳法;
    隋 、唐 、五 代、 十 国时 代, 称 之为 武艺 、拳 捷 、试 扑、 手
    搏、角抵戏、相搏或相扑;
    宋 、元 时代 ,称 之 为武 艺、 武 事、 角力 、角 抵 、武 技、 相
    搏、手搏、相扑、打套子或摔跤;
    明 、清 时代 ,称 之 为武 艺、 相 搏、 白打 、使 拳 、使 艺、 拳
    法、把式、对力、对拳或武术;
    近代,称之为武术、国术、国技、把式、八式或功夫;
    当代,大陆称之为武术;港澳台仍称之为国术。

    “武术”一词最早出现于南朝,肖统《文选》第

    卷中 ,有

    《 皇 太子 释 奠 会作 诗 一 首》:
    “偃 闭 武 术,
    阐扬 文 令 ”

    当 时系 指 停
    止战争,提倡文教。泛指“强身自卫的技击之术”的“武术”,
    是 近 代 的 事。
    ( 二“
    ) 武 术 ”概 念 的 民 族 特 征
    中华武术的民族特征首先体现在对其概念的认识上。

    清晰而完整的武术概念,历经各代不同途径与角度的补充发
    展才得以基本定型。而这一概念的衍变与发展始终依附于民族创
    造力控制之下。完整的武术概念应包括三个主要方面

    “德 ”,

    “ 技 ”“
    , 道 ”。
    )德  武术作为一种社会化的行为,自然会引起社会行为
    规范的干涉和控制。在儒家思想熏陶中的中华民族,长期以道德
    观为社会生活的实践准则,构成了人们时时恪守“礼”的规范的
    行为态度。这种道德观念也深深影响着武术的观念,构成其道德
    内涵

    武德。“武德”为各个流派共性之一,内容众多,而且

    涉及面极广,从学习武艺到日常关系及使用武艺等,无所不包。
    “武德”观体现了武术对于其运动主体

    人的重视,注重人品

    的净化与人格思想的升华,这是中国传统行为规范对于“艺”的
    加工提高,从而使其具有“德”的属性。“土先器识而后文艺”,
    在这一点上也可看出中国武术与中国文化的渊源关系。
    技  这是武术最直接的表现形式。它包括各种流派风格
    的功法、技法、各种拳械套路、战术思想。这是直接诉诸人们视
    觉的形象化概念,是武术运动形式部分。这部分内容具有丰富多
    彩的特点,是武术的基石。离开了这块基石 ,就不存在武术概
    念,其它也无从着落了。
    道  这是武术概念中最为深邃的部分,是其哲学思维层
    次上的内涵。“武道”是超越形体运动之后的深化,由于有了
    “道”的内容,中华武术已上升为体育文化的高度。“武道”即为

    在武术理论与实践中所体现的人的行为准则、人的价值观、自我
    认识与自我提高的思想意识。古人认为:“道”为宇宙万物运动
    的内在规律与支配力量。人亦有道,且人之“道”与宇宙之
    “ 道 ”相 沟 通

    即“天人合一”观。作为一种以人为运动对象

    的运动,武术在不断追求着对人生的体悟境界,进而达到对宇宙
    之道的体悟(认识自然)。中国武术之道是中国哲学、艺术对之
    渗透的产物,是中国古代对于世界“整体观”认识结构的结果。
    以上各个方面密不可分,互为一体。古人认为:万物“道生
    之,德蓄之,物形之,势成之,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”(老
    子:《道德经》),故而在“物形”基础上,关注着“德”和“道”
    的内涵,中国武术概念正是一种典型的中国文化的概念模式。

    二、
    武术的起源与发展
    武 术 是我 们 的 祖先 在 适 应大 自 然 的过 程 中 产生 的 。 远古 时
    期,原始先民“同与禽兽居,族与万物并”,“卧则居居,起则于
    于 … … 与 麋 鹿 共 处(
    ”《 庄 子 》 )

    过 着 茹 毛 饮 血 的 生 活。
    “在鸷鸟
    攫老弱,
    猛 兽 食 颛 民(
    ”《 韩 非 子 五蠹》)的弱肉强食的险恶环境
    中,他们逐渐积累起自卫搏杀的经验,并在祭祀仪式和狩猎收获
    的庆祝活动中,以舞蹈的方式一边喧泄强烈、兴奋的情感,一边
    将“举手蹈足,嗔目颔首为杀之势”(《通鉴纪事木末 元义幽后》)
    寓于其中,通过集群跳舞的方式,有节奏、有秩序地将搏杀动作
    表现出来。在这种统一的社会活动状态中,人们学习着自卫、搏
    杀的本领,增强了生存的能力,搏杀动作也因此得到了传播,这
    就是原始武术的萌芽。
    据 载,
    阴 康 氏 时“ 民 多 重 腿 之 疾(
    ”《 帝 王 统 录 》 )

    人们在举
    手蹈足中发现“摇筋骨,动关节”之舞可以通利关节,于是“教
    人引舞以利导之”
    (《路史》)

    武术的祛病健身功能也由此可见端
    倪。此外, 羿 之 教 人 射(《
    ” 孟 子 告子上》),“伏羲氏之世,天下

    多兽,故教民以猎”(《尸子》),都是我们祖先为了适应自然环
    境,争取生存条件进行的武术教育活动。到了舜时,有苗不服,
    禹“乃教三年,执干戚舞”(《韩非子 五 蠹 》 )

    终于慑服有苗。

    反映了当时的武术已有较大的发展,与“以前肱为格击,手赤未
    取胜”

    ,别 若 鸡 犬 斗 敌(
    ”《 角 力 记 》 )
    的 萌 芽 状 态 中,
    出于 自 然 本
    能的武术有了明显的不同。同时,禹为了治疗足疾,见鸟“常作
    是步,禹遂横写其行,令之入术”(《洞神八帝元度经 禹步致灵》)

    创造了“其跳其跳”的禹步,并将当时中国西部地区流行的“饮
    露吸气”之术融入其中,“三步作一闭气”(《中国古代气功与先秦
    哲学》),既练了外形又练了内气。这说明古人在武术的发展中,
    很早就对“内外兼修”有了认识和实践。
    殷周时期,武术形成了“呼以多方小子小臣”(《殷契粹编》)
    来殷习武的局面,具有吸引八方来客的魅力。同时,殷代甲骨文
    中的象形字和西周铜器上的文字画表明殷周的武术已能用文字表
    达。西周,武王伐纣凯旋作大武舞,将战争中使用的四伐五伐,

    六伐 七伐 改为“夹振 之而 四伐”
    (《 史记 乐书》)

    《礼记 乐书注》
    铨释:“一击一刺为一伐”。“夹振之而四伐”就是进行一趟做八
    个动作,且东南西北各做四伐。那种八动均等对称为段落和打四
    门的套路布局形式就肇源于此。这种格律至今在武术基础套路和
    传统套路中尚能见到,足见其影响之深远。在周代叫作“庠”、
    “序”的学校里,将含有“射、御”的六艺作为教育的内容。武
    王所制的“成童舞象”(《礼记 内则》),“象用兵时刺伐之舞”
    (《 十三经 注疏》 )

    是 当时武 术的 少儿教 育活动,
    反映 了我国“蚤
    (早)喻教”思想对武术也有相当的影响。此外,还有“春夏学
    干戈”

    ,将 帅 讲 武(
    ”《 礼 记 》 )
    等教学内容。
    于是一派武术文化
    教育的气象由此萌生,昭示着武术开始成为中国古文明的一
    部分。
    春秋战国时期,群雄图霸,齐国招募有“拳通股肱之力,筋

    骨 秀 出 众 者(《
    ” 国 语 齐语》)参加军队,在列国中形成了“齐人


    隆 技 击(
    ”《 荀 子 议 兵 篇 》 )

    ,齐 愍 以 技 击 强(
    ”《 汉 书 刑法志》)
    特色。“技击”一词因此流传至今。在当时,“技击”的含义是
    “得一首者赐锱金”(《荀子》),是战场上杀敌的技术。在“上斩
    颈领,
    下决肺肝”

    、 十 步 杀 一 人 ,千 里 不 留 行 (
    ” 《 庄 子 说剑篇》)
    的格斗风尚中,越女的剑术得到越王勾践的赏识,遂被起用教练
    士卒。而越女的理论认为:“其道甚微而易,其意幽而深,道有
    门 户, 亦 有阴 阳 , 开门 闭 户, 阴 衰阳 兴 。凡 手 战 之道 , 内实 精
    神 ,外 示 安仪 , 见 之似 好 妇, 夺 之似 惧 虎。 布 形 候气 , 与神 俱
    往,杳之若日,偏如脱兔,追形逐影,光若仿佛,呼吸往来,不
    及法禁,纵横逆顺,直复不闻”(《吴越春秋》),这成了技击理论
    的 千古 经 典。 后 人 王充 赞 道: “ 斗战 必 胜者 , 得 曲城 越 女之 学
    也。”(《论衡》)。这种高度的评价,反映了越女之学在相当一段
    时间内备受推崇和欢迎。同时,中国哲学的“一阴一阳之谓道”
    (《系辞上传》)的思维方式已经浸透到武术的理论之中,越女的理
    论里就有“道有门户,亦有阴阳”一说。庄子不仅是哲学家,而
    且对武术颇有一些研究。他提出了与“执技论力”(《礼记》)、
    “ 以 力 相 高(
    ”《 谷 梁 传 》 )
    不 同 的 观 点:
    “以巧斗力者,
    始乎阳,

    卒 乎 阴,
    泰至则多奇巧。

    ”《 庄 子 人世间》)这条理论就是运用阴
    阳学说,首开哲学解示拳理之先河。而“示之以虚,开之以利,
    后 之 以 发,
    先 之 以 至(
    ”《 庄 子 说剑篇》)

    也是庄子在总结无数剑
    客生死搏刺经验的基础上,概括提炼而成的一句寓哲理于武术中
    的名言。此外,《列子 汤问篇》中的 “纪昌学射” ,将教 、学 、
    效果三部曲一气呵成,写就了古代武术教学难能可贵的一页。据
    《史记》记载,司马迁的先祖“在赵者,以传剑论显”进行教育
    活动。大军事家孙武透过血腥格杀的残酷性,看到了“搏刺强士
    体(
    ” 孙子》)的一面。从越女与袁公“折竹斗剑”的典故(《吴
    越春秋》)里,也可以看到武术逐渐摆脱野蛮的迹象。

    至秦,罢讲武之礼,集艺人作角抵戏,使之渐趋文化娱乐之
    流,汉初废角抵,但禁而难绝。武帝时特好角抵戏,有“三百里
    内 皆( 来 )观 (
    ” 《 汉 书 本纪》)的记载。哀帝则“时览卞射武戏”
    (《汉书 哀帝记》)。而“手固实用之术”的手搏曾用来考察武士,
    “延寿试弁”
    (《汉书 甘延寿传》)就是一例外。手搏六篇是《汉书
    艺 文志 》载 录 的书 目 ,反 映了 徒 搏技 术在 汉 代已 得 到总 结和 应
    用。汉还提倡“居则习民以射法,出则教民以应敌”(《汉书 爱盎
    晃错传》)

    《汉书 艺文志》中有关射法的目录多达五十余篇,如
    “逢门射法”

    、 魏 氏 射 法 ”等 等 “
    。射 石 没 镞 ”

    、辕 门 射 戟 ”

    、搏
    战射胡骑”等高超射法,反映了这一时期教射有方,理论对实践
    具有指导作用。学用剑也是秦汉三国之际的奇绝之传,从帝王将
    相至庶民百姓,佩剑、舞剑、学用剑蔚为成风。荆轲刺秦王,项
    羽“学书不成去学剑”(《史记 项 羽 本 纪 》 )

    刘 邦“ 拔 剑 斩 蛇 ”

    “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”(《史记》),刘安“闻郎中雷被巧,召与
    戏(
    ”《 汉 书 淮南王刘安传》),司马相如、东方朔、鲁肃等少时都
    学击剑。而曹丕“学击剑,阅师多矣”,当时“四方之法各异”,
    王越善剑,史阿“具得其法”,曹丕则“从阿学之精熟”(《典论
    自叙》),可谓剑技之家代有能人。有高超的技术必有高明的理
    论,
    《汉书 艺文志》收录剑道

    篇,反映了剑术理论上的成就。

    《说苑》中描述的鲁石公剑,《吴越春秋》中越女、要离的剑论,
    陈音的射之道等都出自汉代作者之手,虽说的是先秦之事,但不
    能完全排除汉代对作品的影响。秦汉三国时期的大量出土画像石
    上的刻画内容,如鸿门宴舞剑图、丸剑画像图、单人舞铖图、剑
    质对双戟图、空手进枪图、徒手相搏图等等都是秦汉武术的生动
    写照,是继殷周的象形字、文字画之后的一种文化发展,奠定了
    诞生武术图谱的基石。
    两晋南北朝时期,西晋陈寿的名著《三国志》中有“武艺”
    一名。南朝梁照明太子萧统的《文选》中出现了“偃闭武术,发

    扬文令”的诗句。从此,角抵、技击、手搏、剑道、武术等的前
    称有了一个外延广泛的代名词

    “武术”。西晋时“受刀盾及

    双戟皆有口诀要术,以待取人,乃有秘法”(《抱朴子 外篇自序》)

    梁代简文帝萧纲作《马槊谱序》,对马上用槊技术做了“搜采抑
    扬,斟酌繁简”的整理工作(《古今图书集成 戈 矛 部 马槊谱序》)


    谱,终于在口诀、要求、秘法等要素的基础上产生了。“谱”在
    武术的文化传播上的使用,开辟了以“谱”为形式对武术进行理
    论、技术总结的新天地,它标志着武术理论实现了一次重大跃
    变。当时有《马射谱》、《骑马都格》,“格”的形式一直沿用到宋
    代。这个时期除了理论上具有历史意义的发展之外,武术技术也
    发生了一些显著的变化。三国时期运用的双器械,如刘备的双
    剑、凌统的双刀、曹操的双戟都是对称的,西晋则出现了一手舞
    大刀一手挥蛇矛的情形:“七尺大刀奋如湍,丈八蛇矛左右盘”
    ( 《 晋 书》 )

    还 有 冉 闵“左 操 双 刃 矛,
    右执 钩 戟,
    以 击 燕 兵”
    (《通
    鉴纪事本末》)的记载,显然这种双手各执不同兵器进行搏刺击杀
    有别于前代。当时的表演,如双刀又发展为“掷刀空中,高一二
    丈,以手接之”,走戟“环身盘旋,回转如萦”,“以戟矜挂地、
    跳矜上”等(通鉴 晋书),颇具表演技巧。宫廷中还以“斋后消
    食,习诸武艺”(《续高僧传》)作为健身的手段。总之,这一时期
    武术的发展对后世有三个深远影响:一是产生了“武术”名称,
    二是出现了“谱”,三是形成了“击有术,舞有套,套有谱”的
    武术体系的雏型。
    唐代及以后,武术兼容并包艺术美学的倾向